2257
阅读
14
评论
分享
指南与规范
华法林临床应用中国专家共识(基层版)
中华全科医师杂志, 2013,12(10): 783-787. DOI: 10.3760/cma.j.issn.1671-7368.2013.10.004
摘要
引用本文: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编辑委员会, 中国老年学学会心脑血管病专业委员会. 华法林临床应用中国专家共识(基层版) [J]. 中华全科医师杂志,2013,12( 10 ): 783-787. DOI: 10.3760/cma.j.issn.1671-7368.2013.10.004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关键词  主题词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2257 引用 0
相关资源
视频 0 论文 0 大综述 0
以下内容和版式版权归属中华医学会,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血栓栓塞性疾病的抗凝治疗是临床的重要问题。华法林是需长期抗凝治疗,包括静脉血栓栓塞性疾病(VTE)的一级和二级预防、心房颤动(房颤)血栓栓塞的预防、瓣膜病、人工瓣膜置换术和心腔内血栓形成等患者的最常用口服药物。大量临床研究证实华法林在上述疾病疗效良好。

但华法林在中国的使用率非常低,房颤患者服用华法林治疗的不超过10%。华法林在临床中治疗率低的原因较复杂,既与华法林自身的药理学特点有关,也与医疗模式相关。临床医生往往高估华法林的出血危险,而对华法林抗凝作用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基层医生对于如何应用华法林存在很多顾虑和误区,例如,如何选择适应证,减少出血不良反应,剂量的选择与调整,国际标准化比值(INR)异常升高的处理,如何处理与抗血小板药物联合使用以及围手术期的处理等实际问题。为此,由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与中国老年学学会心脑血管病专业委员会联合发布了《华法林抗凝治疗的中国专家共识》[1](简称《共识》),对规范华法林的临床使用发挥了很好的指导作用。为了让更多的基层医生受益于该《共识》,我们又组织撰写了更适合基层医生的《共识》基层版。

一、华法林的作用机制
(一)华法林是如何被发现的

20世纪早期,美国农场主发现,牲畜在食用发酵的甜苜蓿后会发生严重出血。1939年,甜苜蓿中导致出血的成分被确定为"双香豆素"。此后研究人员合成了几个香豆素类的衍生物,其中最有效的是华法林。最初华法林作为灭鼠药使用,很多字典中仍将"warfarin"翻译为"灭鼠灵"。目前,仍然有市售的鼠药含双香豆素类物质。

(二)华法林与血栓形成

血栓形成是很多凝血因子的级联反应的结果,其中凝血因子Ⅱ、Ⅶ、Ⅸ、Ⅹ的活化需维生素K参与(也称"维生素K依赖的凝血因子"),而华法林可影响这一过程,进而发挥抗凝血作用。此外,华法林还能抑制抗凝蛋白调节素C和S的作用,因而有短暂的促凝血作用。华法林的抗凝作用能被低剂量的维生素K1拮抗,如应用大剂量维生素K1(>5 mg),由于其储积在肝脏,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引起华法林抵抗。

(三)华法林的药理学特点

华法林经胃肠道迅速吸收,口服90 min后达血药浓度峰值,但半衰期较长(36~42 h),在血液循环中与血浆蛋白(主要是白蛋白)结合,在肝脏中两种异构体通过不同途径代谢。华法林对体内已合成维生素K依赖的凝血因子没有抑制作用,只有这些凝血因子代谢后,华法林才有抗凝作用。因此,给药后需数天至数周才能达到最佳抗凝效果。

(四)影响华法林疗效的因素

华法林的量效关系受遗传和环境因素影响。

1.与白种人比较,中国人对华法林的耐受剂量明显较低,目前已发现数个基因多态性与华法林剂量相关,主要是P450 2C9和VKORC1,有必要时患者可通过检测这些基因多态性帮助选择剂量。

2.药物、饮食、多种疾病状态均可影响华法林的抗凝作用(表1)。最常见的药物包括:胺碘酮、某些抗生素、解热镇痛药、抑酸药以及某些中成药等。服用华法林的患者如需合并其他药物,可查看说明书。

表1

药品、食品和膳食补充剂与华法林的相互作用

表1

药品、食品和膳食补充剂与华法林的相互作用

影响程度抗感染药物心血管药物消炎镇痛及免疫系统药物中枢神经系统药物胃肠道药物和食物中草药成分其他他药物
增强
高度可能环丙沙星、复方磺胺甲唑、红霉素、氟康唑、口服异烟肼、甲硝唑、咪康唑凝胶、咪康唑阴道栓、伏立康唑胺碘酮,安妥明,地尔硫卓、非诺贝特、普罗帕酮、普萘洛尔、磺吡酮(先增强后抑制的双相作用)保泰松,吡罗昔康酒精(如合并肝脏疾病)、西酞普兰、恩他卡朋、舍曲林甲腈咪胍、鱼油、芒果、奥美拉唑博尔多、葫芦巴、龟苓膏合成代谢类固醇、齐留通
很可能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阿奇霉素、克拉霉素、伊曲康唑、左氧氟沙星、利多那韦、四环素阿司匹林、氟伐他汀、奎尼丁、罗匹尼罗、辛伐他汀对乙酰氨基酚、阿司匹林、塞来昔布、右丙氧吩、干扰素、曲马多双硫仑、氟伏沙明、水合氯醛、苯妥英(先增强后抑制的双相作用)葡萄柚丹参、当归、宁夏枸杞左旋咪唑、氟尿嘧啶、吉西他滨/氟尿嘧啶、紫杉醇、他莫昔芬、托特罗定
可能阿莫西林、阿莫西林-氨甲环酸洗剂、氯霉素、加替沙星、咪康唑外用凝胶、萘啶酸、诺氟沙星、氧氟沙星、沙奎那韦、特比萘芬中毒量胺碘酮、丙吡胺、吉非罗齐、美托拉宗塞来昔布、消炎痛、来氟米特、丙氧芬、罗非昔布、舒林酸、托美汀、外用水杨酸非氨酯奥利司他丹参/甲基水杨酸阿卡波糖、环磷酰胺/甲氨蝶呤/氟尿嘧啶、达托霉素、达那唑、异环磷酰胺、曲妥单抗
不可能头孢孟多、头孢唑啉、磺胺异苯扎贝特、肝素左旋咪唑、甲基萘、丁美酮氟西汀与地西泮、喹硫平依托泊苷/卡铂、左炔诺孕酮
抑制
高度可能灰黄霉素、奈夫西林、利巴韦林、利福平消胆胺美沙拉嗪巴比妥类、卡马西平含大量维生素K的食物或肠道营养剂、进食鳄大量梨巯嘌呤
很可能双氯西林、利托那韦波生坦硫唑嘌呤氯氮卓豆奶、硫糖铝人参制品螯合疗法、流感疫苗、复合维生素补充剂、盐酸雷洛昔芬
可能特比萘芬替米沙坦柳氮磺胺吡啶含有紫菜的寿司环孢素、芳香维甲酸,辅酶Q10
不可能氯唑西林、萘夫西林/双氯西林、替考拉宁呋塞米丙泊酚绿茶
(五)华法林的不良反应
1.出血

•出血可表现为轻微出血和严重出血,轻微出血包括鼻出血、牙龈出血、皮肤黏膜瘀斑、月经过多等;严重出血可表现为肉眼血尿、消化道出血,甚至可发生颅内出血。

•在治疗前以及治疗过程中应注意评估患者出血风险,并确定相应处理方案。出血危险因素包括:出血病史、高龄、肿瘤、肝脏和肾脏功能不全、卒中、酗酒、合并用药尤其是抗血小板药物。应定期综合评估出血风险。

•抗凝治疗出血风险HAS-BLED评分系统(表2)被推荐用于房颤患者。0~2分者属出血低风险患者,≥3分时提示患者出血风险增高。

表2

HAS-BLED评分

表2

HAS-BLED评分

指 标评分
高血压[收缩压>160 mm Hg(21.3 kPa)]1分
肾功能异常(存在慢性透析或肾移植或血清肌酐≥200 μmol/L)1分
肝功能异常[慢性肝疾病(例如肝硬化)或显著肝功能紊乱的生化证据,例如胆红素>正常值上限的2倍,伴有天冬氨酸氨基转移酶(AST)或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或碱性磷酸酶(ALP)>正常值上限的3倍等]1分
卒中1分
出血[既往出血史和(或)易出血体质,例如出血倾向、贫血等]1分
不稳定的INR[不稳定的或高国际标准化比值(INR)或治疗区间仅维持较短时间(例如<60%)]1分
老人(>65岁)1分
药物(药物的伴随使用,例如抗血小板药、非甾体抗炎药等)1分
饮酒(酒精滥用等)1分

•出血风险增高者发生血栓栓塞事件的风险往往也增高,这些患者接受抗凝治疗的获益可能更大。不应将出血危险因素视为抗凝治疗禁忌证。对于此类患者应注意筛查并纠正增加出血风险的可逆性因素,并加强监测。

2.非出血不良反应

•可能的少见不良反应:急性血栓形成,包括皮肤坏死和肢体坏疽,通常在用药第3~8天出现。

•华法林还能干扰骨蛋白合成,导致骨质疏松和血管钙化。孕期妇女服用华法林可导致胎儿骨质发育异常。

二、华法林的临床使用要点
(一)初始剂量

  • 不建议给予负荷剂量,应从小剂量开始,根据INR调整。

  • 初始剂量为1~3 mg(国内华法林已有1、2.5和3 mg规格),个体化调整剂量,可在2~4周达到抗凝的目标范围。

  • 老年、肝功能受损、充血性心力衰竭和出血高风险患者,初始剂量可适当降低。

  • 如需快速抗凝,例如VTE急性期治疗,给予普通肝素或低分子肝素与华法林重叠应用5 d以上,在给予肝素的第1天或第2天即给予华法林,并调整剂量,当INR达到目标范围(2.0~3.0)并持续2 d以上时,停用肝素。

  • 华法林抵抗的患者需高出平均剂量5~20倍才能达到抗凝疗效,原因较为复杂,应个体化处理。

(二)监测

  • 监测方法:INR是不同实验室测定的凝血酶原时间(PT)经过实验室敏感指数(ISI)校正后计算得到的,不同实验室测定的INR可以比较。

  • 目标范围:用于VTE和房颤时,华法林最佳抗凝强度为INR 2.0~3.0,此时出血和血栓栓塞的危险均最低。不建议低强度(INR<2.0)的抗凝治疗。

  • 治疗监测频率应该根据患者的出血风险和医疗条件。

  • 住院患者口服华法林2~3 d后开始每日或隔日监测INR,直到INR达到治疗目标并维持至少2 d。此后,根据INR结果的稳定性,数天至每周监测一次,根据情况可延长,出院后可每4周监测一次。

  • 门诊患者剂量稳定前应数天至每周监测一次,当INR稳定后,可每4周监测一次。如需调整剂量,应重复前面所述的监测频率,直到剂量再次稳定。

  • 老年患者华法林清除减少,合并其他疾病或合并用药较多,应加强监测。

  • 服用华法林INR稳定的患者最长可以每3个月监测一次INR。

  • 有条件的医院或患者,建议采用即时检验(POCT)进行监测(指血,而非静脉血),可提高患者治疗依从性。

(三)剂量调整

  • 治疗过程中剂量调整应谨慎,频繁调整剂量会使INR波动。INR连续测得结果位于目标范围之外再开始调整剂量,一次轻度升高或降低可不急于改变剂量,而应寻找原因。

  • 华法林剂量调整幅度较小时,可计算每周剂量,比调整每日剂量更为精确。

  • INR如超过目标范围,可升高或降低原剂量的5%~20%(1 mg规格华法林便于剂量调整),调整剂量后注意加强监测。

  • 如INR一直稳定,偶尔波动且幅度不超过INR目标范围上下0.5,可不必调整剂量,可数天或1~2周酌情复查INR。

(四)INR异常和(或)出血时的处理

  • 轻微出血:INR在目标范围内时,不必立即停药或减量,应寻找原因,并加强监测。

  • 严重出血:应立即停药,输凝血酶原复合物迅速逆转抗凝,还需静脉注射维生素K1 5~10 mg。

  • INR升高超过治疗范围时,根据升高程度及患者出血危险采取不同应对方法(表3)。

  • 发生出血并发症,但同时又需抗凝预防栓塞时(如机械性心脏瓣膜或有房颤及其他危险因素的患者),长期治疗非常困难。可考虑以下两种方法:①找出并治疗出血的原因;②是否可以降低抗凝强度。如果能够找到可逆性的出血原因,可纠正出血病因(如积极治疗溃疡病),或者对合适的患者改用抗血小板药物。

表3

INR异常升高或出血时的处理

表3

INR异常升高或出血时的处理

分 类需采取的措施
INR>3.0但≤4.5(无出血并发症)适当降低华法林剂量(5%~20%)或停服1次,1~2 d后复查INR。当INR回复到目标值以内后调整华法林剂量,并重新开始治疗。或加强监测INR是否能恢复到治疗水平,同时寻找可能使INR升高的因素
INR>4.5但<10.0(无出血并发症)停用华法林,肌注维生素K1(1.0~2.5 mg),6~12 h后复查INR。INR<3后重新以小剂量华法林开始治疗
INR≥10.0(无出血并发症)停用华法林,肌注维生素K1(5 mg),6~12 h后复查INR。INR<3.0后重新以小剂量华法林开始治疗。若患者具有出血高危因素,可考虑输注新鲜冰冻血浆、凝血酶原浓缩物或重组凝血因子Ⅶa
严重出血(无论INR水平如何)停用华法林,肌注维生素K1(5 mg),输注新鲜冰冻血浆、凝血酶原浓缩物或重组凝血因子Ⅶa,随时监测INR。病情稳定后需要重新评估应用华法林治疗的必要性

注:维生素K1可以静脉、皮下注射或口服,静脉内注射维生素K1可能会发生过敏反应,而口服维生素K1起效较慢。迫切需逆转抗凝作用时,也可静脉内缓慢注射维生素K1。当应用大剂量维生素K1后继续华法林治疗时,可给予肝素,直到维生素K1作用消失,患者恢复对华法林治疗的反应

三、华法林的适应证
(一)VTE的预防

•需长期抗凝预防VTE的患者可服用华法林,例如,骨科关节置换术后及脊髓损伤后康复阶段的患者。

(二)VTE的治疗

•VTE急性期:通常先使用静脉抗凝药物,如普通肝素、低分子肝素或璜达肝癸钠,于第2天开始给予华法林重叠使用,直至INR达到目标值,并稳定2 d以上,停用静脉抗凝药物。

•华法林的疗程:取决于出血危险和血栓栓塞复发的风险。通常至少要3个月,如果VTE原因不清楚或危险因素不能消除,应长期抗凝治疗。所有长期抗凝治疗的患者都应该定期(每年)再评估血栓和出血危险。具体推荐如下:

①如果VTE为外科手术或一过性因素所致,推荐抗凝3个月。

②首次发生的VTE,如果出血危险高,建议抗凝治疗3个月。VTE原因不明且患者出血危险不高,应长期抗凝。

③VTE复发,出血危险高的患者,应该抗凝治疗3个月;出血危险不高,应该长期抗凝。

④VTE合并活动性肿瘤的患者,出血危险不高,应长期抗凝。

⑤有血栓形成倾向和复发的患者,如具有易栓倾向的患者,抗凝治疗时间也应延长。

⑥所有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CTPH)患者,应坚持华法林终生治疗。

(三)心脏瓣膜病和人工心脏瓣膜置换术后

•风湿性二尖瓣病合并窦性心律的患者,如左心房大于55 mm或发现左心房血栓的患者,应服用华法林。

•风湿性二尖瓣病合并房颤的患者或发生过栓塞的患者,应服用华法林。

•植入人工生物瓣膜的患者,术后服用华法林3个月。

•植入人工机械瓣膜的患者,根据人工瓣膜的类型以及血栓栓塞危险决定抗凝强度。主动脉瓣置换术后INR目标为2.0~3.0,而二尖瓣置换术后建议INR目标为2.5~3.5,植入2个瓣膜的患者,建议INR目标为2.5~3.5。

•植入人工瓣膜发生感染性心内膜炎的患者,应该首先停用华法林,随后评估患者是否需外科手术干预,以及是否有中枢神经系统受累症状,确认患者病情稳定、无禁忌证和神经系统并发症后,可重新开始华法林治疗。

(四)非瓣膜病房颤

•首先评估血栓栓塞的风险和出血的风险,推荐分别使用CHADS2(表4)评分和HAS-BLED评分。

表4

CHADS2 评分

表4

CHADS2 评分

指 标评分
心力衰竭1分
年龄≥75岁1分
高血压1分
糖尿病1分
既往卒中或短暂性脑缺血发作或血栓栓塞病史2分

•若无禁忌证,所有CHADS2评分≥2分的房颤患者均应长期口服华法林。若非瓣膜病房颤患者CHADS2评分为1分,倾向于给予华法林,阿司匹林的效果不确切。

•华法林的抗凝强度为INR 2.0~3.0。非瓣膜病房颤患者多为老年人,要注意监测出血并发症。

(五)心腔内血栓形成

前壁心肌梗死伴左室血栓或左室血栓高危(左室射血分数<40%,心尖前壁运动异常)的患者:

•未置入支架:前3个月应用华法林联合低剂量阿司匹林75~100 mg/d;此后停用华法林,双联抗血小板治疗至12个月。

•置入裸金属支架:推荐三联治疗(华法林、低剂量阿司匹林和氯吡格雷75 mg/d)1个月;第2~3个月,应用华法林加一种抗血小板药物;此后停用华法林,继续应用二联抗血小板药物12个月。

•置入药物洗脱支架(DES):建议三联治疗(华法林、低剂量阿司匹林和氯吡格雷)3至6个月,此后停用华法林,继续用双联抗血小板药物至12个月。

(六)其他

原因不明的卒中合并卵圆口未闭或房间隔膜部瘤,服用阿司匹林而卒中复发的患者,应给予华法林。

四、特殊情况下的处理
(一)外科围手术期的处理

临床长期服用华法林的患者需行有创检查或外科手术时,通常术前暂停药,并应用肝素"桥接"。"桥接治疗"是指在停用华法林期间短期应用普通肝素或低分子肝素替代的抗凝治疗方法。非急诊手术,一般术前5 d停用华法林,根据患者血栓栓塞的危险可采取以下几种方法:

•血栓栓塞风险较低的患者,可不采用桥接,停药后术前INR可恢复到接近正常范围(INR<1.5)。

•血栓栓塞风险为中危的患者,术前应用低剂量普通肝素5000 U皮下注射或预防剂量的低分子肝素皮下注射,术后再开始低剂量普通肝素(或低分子肝素)与华法林重叠。

•血栓栓塞风险高危的患者,当INR下降时(术前2 d),开始全剂量普通肝素或低分子肝素治疗。应用普通肝素者至术前6 h停药,或皮下注射低分子肝素至术前24 h停用。

•接受牙科治疗操作的患者,可用氨甲环酸、氨基乙酸漱口,不需停用抗凝药物或术前2~3 d停华法林。

•若停药后INR>1.5,但患者需及早手术,可予患者口服小剂量(1~2 mg)维生素K,使INR尽快恢复正常。

•根据手术出血情况,术后12~24 h重新开始肝素治疗,出血风险高的手术,可延迟到术后48~72 h再重新开始抗凝治疗,并重新开始华法林治疗。

(二)稳定性冠心病

口服华法林的患者合并稳定性心绞痛、外周动脉粥样硬化性疾病时,单独应用华法林进行二级预防至少与阿司匹林等效,因此建议仅给予华法林。

(三)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ACS)或冠状动脉支架植入术后(表5)
表5

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患者的华法林使用

表5

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患者的华法林使用

出血评估aPCI类型支架种类华法林+双联抗血小板b华法林+单一抗血小板华法林
高危急诊裸金属支架1个月2~12个月长期
择期裸金属支架2~4周不需长期
低中危择期裸金属支架1个月不需长期
择期药物支架3~6个月12个月长期
急诊任何6个月12个月长期

注:a出血危险评估采用HAS-BLED≥3分为高出血风险;b双联抗血小板为阿司匹林75~100 mg/d+氯吡格雷75 mg/d;PCI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

•长期服用华法林的患者在ACS急性期,首先应停药,INR下降到2.0以下时,再给予静脉抗凝治疗。

•发生ACS或接受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PCI)术后的患者如需华法林抗凝,给予短期三联抗栓治疗(即华法林联合氯吡格雷及阿司匹林)的出血风险增加。

•所有患者需首先评估出血危险,并尽量选择裸金属支架。

•华法林与氯吡格雷和(或)阿司匹林联合应用时应加强凝血功能监测,并将INR调控在2.0~2.5之间。必要时可联用质子泵抑制剂或H2受体拮抗剂,减少胃肠道出血。

(四)冠状动脉介入和器具植入术的围术期

•长期服用华法林患者在介入操作术和起搏器植入术围术期建议与外科手术相似:术前5 d停药,随后根据患者血栓的风险采取相应的"桥接"治疗。

•有经验的医院,可不停用华法林,而直接进行冠状动脉造影或PCI。选择桡动脉途径可减少出血,尽量不使用糖蛋白Ⅱb/Ⅲa受体拮抗剂。

•植入起搏器的患者,可继续华法林治疗。

(五)妊娠期间抗凝

华法林能通过胎盘并造成流产、胚胎出血和胚胎畸形,在妊娠最初3个月华法林相对禁忌。

•妊娠期间有3种治疗选择:

①妊娠全程应用低分子肝素;

②妊娠全程应用华法林,分娩时应用普通肝素或低分子肝素;适用于所需华法林剂量较低的患者。

③妊娠前期应用低分子肝素,而中后期应用华法林,直至分娩前再转换为普通肝素和低分子肝素。

•分娩前12 h停用肝素,分娩后与华法林重叠使用4~5 d,华法林不影响哺乳。

•合并瓣膜病的妊娠患者血栓栓塞风险很高,应在最初3个月和后3个月分别给予肝素抗凝,中间3个月可给予华法林,此时INR应该控制在2.0~2.5,以减少对胚胎的影响。

•植入人工机械瓣膜患者,应考虑全程给予华法林,并严密监测INR,低分子肝素的疗效不确切。

(六)癌症患者

•住院的癌症患者,根据疾病和手术的危险决策是否需预防性抗凝治疗,通常给予低分子肝素或普通肝素。中心静脉置管的患者不建议常规抗凝。

•非住院的癌症患者,实体肿瘤伴有VTE危险因素且出血危险不高的患者建议给予预防剂量的低分子肝素或普通肝素。癌症患者发生VTE后,首选低分子肝素治疗,如不能使用低分子肝素,给予华法林至少3个月。

(七)出血性卒中

•如果患者具有原发性颅内出血病史,通常不建议长期应用抗栓治疗来预防缺血性卒中。原发性颅内出血主要指高血压脑出血和脑血管淀粉样变性导致的出血,也包括服用抗血小板药物和服用治疗强度范围内的抗凝药物时发生的出血;不包括那些存在颅内血管畸形或肿瘤的患者,也不包括抗凝治疗过量导致出血的患者。

•某些患者如果颅内出血复发的危险较低(如深部出血),而血栓危险极高,如机械瓣植入术后或房颤CHADS2大于4分的患者,可慎重考虑抗凝治疗。此时,应严密监测,尽量降低出血风险。

五、长期抗凝治疗的管理

•患者沟通、教育和随访。长期服用华法林的患者,需定期随访与管理(表6)。

表6

服用华法林的患者的随访与管理建议

表6

服用华法林的患者的随访与管理建议

项目频率内容
用药依从性每次随访时再次强调严格遵医嘱服药的重要性,告知患者有利于提高服药依从性的辅助措施
血栓栓塞事件每次随访时体循环(短暂性脑缺血发作、卒中、外周动脉),肺循环
出血事件每次随访时轻微出血:是否采取预防性措施(如PPI、痔切除术等)?同时鼓励患者继续抗凝治疗影响患者生活质量的出血或出血风险:是否可预防?是否需调整抗凝治疗的适应证或用药剂量?
监测国际标准化 比值(INR)每次随访时用药初期根据情况;稳定后每月一次,长期稳定的患者每3个月一次;合并疾病或联合用药可能具 有相互作用的药物时
联合用药情况每次随访时仔细询问患者是否联用其他药物,询问患者合并用药各种及频率
血液学评估每年评估血红蛋白、肝肾功能检查
有指征时评估如出现肾或肝功能异常的症状

•在有条件的医院建立抗凝或房颤专业门诊,加强对长期服用抗凝药物的患者的抗凝管理。

•系统监测INR是保障患者安全有效抗凝治疗的关键(医院中心实验室、POCT、家庭自我监测)。

•随访内容:服药依从性、INR监测、血栓栓塞事件、出血事件、其他不良事件、联合用药情况及血液学检查评估等。

共识专家组成员

共识专家组成员(以姓氏汉语拼音排序):曹克将、程晓曙、董吁钢、高传玉、郭继鸿、郭涛、郭艺芳、胡大一、黄岚、李保、李勇、刘少稳、马长生、孙艺红、汪道文、王建安、魏毅东、吴书林、严激、杨延宗、杨艳敏、赵学、朱建华、朱俊

执笔:胡大一

参考文献
[1]
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 中国老年学学会心脑血管病专业委员会. 华法林钠抗凝治疗的中国专家共识. 中华内科杂志, 2013, 52:7682.
 
 
关键词
主题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