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阅读
8
评论
分享
全科医学教育
访谈法与全科医学科研
中华全科医师杂志, 2014,13(09): 731-733. DOI: 10.3760/cma.j.issn.1671-7368.2014.09.005
摘要

访谈法是指研究者通过有目的地询问访谈对象,并与其交谈以获得资料的方法。访谈法需要经历准备、实施、整理分析及撰写报告4个阶段的研究过程。访谈资料的分析过程最具特点,最常用的方法是扎根理论,即一种基于归纳的定性分析方法。编码和撰写备忘录是扎根理论分析访谈资料的关键环节。访谈法符合全科科研的特点,但目前全科医生对研究方法论的掌握仍有待提高。

引用本文: 沈瑶, 潘志刚, 顾杰. 访谈法与全科医学科研 [J]. 中华全科医师杂志,2014,13( 9 ): 731-733. DOI: 10.3760/cma.j.issn.1671-7368.2014.09.005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关键词  主题词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168 引用 0
相关资源
视频 0 论文 0 大综述 0
以下内容和版式版权归属中华医学会,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定性研究(qualitative research)的主要方法包括访谈法(interview)、观察法(observation)、文献分析法(document analysis)和案例分析法(case analysis),其中访谈法使用最为广泛。在全科医学领域,访谈法可用于回答民众对全科医生的期望,也能对慢性病的随访方案进行研究,还能为促进基层医疗的绩效管理提供建议。对于全科医生来说,访谈法是一种符合其工作特点、适应其科研能力的研究方法。在国外,访谈法的应用已非常普遍[1,2],但在国内多数全科医生对其尚缺乏了解。因此,从促进学科发展、提高科研水平的角度来看,我国全科医生有必要掌握访谈法这一主要的定性研究方法。

访谈法的定义与分类

访谈法是指研究者通过有目的地询问访谈对象,并与其交谈以获得资料的方法[3]。访谈并不是一种中立的资料收集工具,而是两个或多个人根据具体情境商谈的结果,是一种提问与聆听的艺术[4]

访谈法可分为多种类型。按照研究者对访谈结构的控制程度可分为结构化访谈(structured interview)、半结构化访谈(semi-structured interview)和深入访谈(in-depth interview)。结构化访谈又称为规范化访谈、正式访谈或系统访谈,是一种对访谈过程高度控制的访问。其过程是标准化的,有统一的问题和询问顺序,类似于定量研究中的调查问卷。深入访谈则是在主题范围内自由地、广泛地交谈,通过深入地交谈来探讨某些特定问题的关键信息。半结构化访谈处于两者之间,即根据研究内容制定一个由开放式问题组成的提纲,访问者根据提纲将受访者引入正题并依据其回答来进一步提问[3]。此外,根据访谈规模可分为个别访谈(individual interview)与焦点组访谈(focus group)。个别访谈在一名访谈者和一名受访者之间进行;焦点组访谈则针对某一特定问题选取具有代表性的8~12位参与者,以一种无结构的、自然的形式,进行渐进的、引导式的访谈。焦点组访谈通常持续2~3 h,由调解人(moderator)或引导者(facilitator)主持会议。主持人不作为一般访谈者,而是要在小组中激励互相交流和影响[5]

访谈法的研究步骤

各种访谈法虽有各自不同的特点,但其研究的基本步骤一致,现以深入访谈为例加以说明。深入访谈具体包括准备、实施、整理分析及撰写报告4个阶段。

一、准备阶段

包括确定访谈目的、抽取研究对象和制定访谈提纲。

1.确定访谈目的和可行性:

访谈目的应反映研究目标和研究内容,明确访谈目的才能确定访谈的对象和内容,把握访谈的方向和节奏。此外,还要确定访谈是否可行,这需要考虑三个方面:一是所要探索的问题是否适合使用访谈法进行研究,通常这在研究设计时就已权衡过。二是拟议中的访谈对象是否适合接受访谈。访谈者与访谈对象的关系、访谈对象的性格、访谈的话题、访谈对象对话题的熟悉程度、访谈的时间和地点等因素均会影响到访谈对象是否适合接受访谈。三是访谈者本身是否适合实施访谈,如访谈者是否具备相应的知识、经验和技巧[6]

2.抽取访谈对象:

访谈需要获得详细和深入的信息,访谈对象必须是所研究领域的知情人或权威。因此,访谈对象的抽样多采用非概率性抽样中的目的性抽样。其思路是根据研究目的,选择能提供最大信息量或最有价值信息的个体或群体作为研究对象。通过对少数特别抽取的样本进行访谈来获得研究资料,其样本量一般较少。抽样过程中主要遵循两个原则:①动态抽样原则:研究者在每进行一次访谈后,都应该对访谈内容进行初步分析,然后根据分析结果决定下一个受访者应从哪里挑选才可以补充最多的信息;②信息饱和原则:如果研究者对下一位受访者的研究已经不能为其提供更多的信息,即达到信息饱和,可以停止抽样。

3.制定访谈提纲:

虽然访谈的形式是比较自由的,但访谈的内容却不是随意的。研究者在访谈进行之前,应当根据研究目的,设计出访谈提纲作为访谈的基本框架。访谈提纲应覆盖主要内容和问题,尽可能简洁明了,同时要注意合理应用开放型和封闭型问题。好的访谈提纲应该提纲挈领、层层深入。写好访谈提纲的关键在于通过预调查对访谈内容和可能的回答做出初步的预判。

二、实施阶段
1.确定访谈地点:

尽量选择比较安静的、独立的、同时能让受访者感到舒适的地方,以免受到他人打扰,当然也可由受访者来选择访谈地点。

2.准备资料收集工具:

包括笔记本、录音录像设备或笔记本电脑等。电子设备应事先测试以确保能够正常使用。笔记本的作用应得到重视,它不仅可以记录其他设备无法捕捉的重要信息,还可以帮助采访者整理思路。在其他设备发生故障时,笔记本有时会成为唯一的记录工具。

3.签署知情同意书:

这在过去是一个容易被忽视的问题,但如今确是使用访谈资料的前提。签署知情同意书时,采访者应简要描述访谈的背景、目的和内容,告知受访者可能的风险和获益,说明访谈资料的应用范围、保密性和受访者具有的权利,必要时可将这些交流录入设备中[6]

4.开始访谈:

打开录音设备,根据访谈提纲逐步展开,对重要的情境和非语言信息进行记录。当然,访谈者也可根据实际情况,不局限于提纲的限制,对访谈问题做弹性处理。访谈时应控制主题,尽量避免被提问;确保以中立的方式提出问题,不带任何诱导和感情色彩;要善于倾听并适时追问。若遇到受访者因故中断应表现出耐心和理解,停止录音并在笔记本上记录中断时间。在等待时可以复习笔记、整理思路,思考是否有其他需要访谈的问题。若访谈反复中断使之难以继续,则应与受访者协商重新安排时间。若受访者未完成整个访谈,但访谈者仍想使用所收集的部分资料,也应取得受访者的授权。若访谈过程中录音设备出现故障,则需要充分利用笔记本记录访谈内容,同时请助手紧急更换录音设备。

5.结束访谈:

结束访谈之前应给受访者提问的机会,尽量解答其疑惑。再次确认受访者对使用其访谈信息的同意。关闭录音设备,感谢并根据协议偿付受访者。如果需要更进一步的访谈,应与受访者约定,并简要说明再访的内容,让其有所准备。

三、整理分析阶段
1.资料整理:

整理的内容包括访谈时的录音和笔记。整理录音需将声音信息转录为文字信息,转换应严格按照访谈时的原话进行,不能任意进行省略。笔记的整理即根据笔记内容及访谈之后的回忆,最大限度地补齐当时的情景和对话。无论录音还是笔记的整理,均应在访谈结束后尽早进行,最好在24 h内完成。这样不仅便于回忆访谈时的情景,也有利于及早分析资料,调整访谈对象或内容。

2.资料分析:

临床医生对于化验结果、实验数据等实证研究资料的统计方法较为熟悉,但对于如何分析访谈所产生的文字资料却不太擅长。事实上,这两者之间的差异不仅仅表现在资料的收集、整理和分析上,更关键的是各自认识社会的哲学基础不同[7]。扎根理论(grounded theory)是一种基于归纳的定性分析方法,最早由Glaser和Strauss于1967年提出,现已成为定性研究基石性的方法论[8,9]。该方法的特点是从现象中提炼理论,从而创建或丰富既有的理论体系。它强调理论应来源于所搜集的现实资料,以及资料与分析的持续互动[10]。因此,扎根理论适合于对访谈所产生的文本资料中大量个人经验的比较和分析,从中抽象出概念和范畴,并在此基础上构建出理论[8]。扎根理论分析访谈资料的关键环节是编码(coding)和撰写备忘录(memoing)。

编码又称译码或登录,是对访谈资料中的词、句、段落等片段不断进行分析、概括和归纳标识的过程[8]。它需要首先把原始资料"打破"、"揉碎"成有意义的词组并将其概念化,然后通过对事件之间和事件与概念之间的不断比较,促成更多的范畴和特征的形成,并对数据进行概念化[11]。具体分析时编码又分为开放性编码、关联性编码和选择性编码[12]。开放性编码是对访谈资料中的信息进行概念化、抽象化的标示。它既可以是受访者所使用的有代表性的词语,也可以是分析人员从资料中抽象出的名词和概念。开放性编码重在提炼概念,是其他编码的基础。关联性编码是通过对开放性编码所形成的较低层次概念及其相互间关系的反复思考和分析,整合出更高抽象层次的范畴。选择性编码又称核心编码,它的任务是系统处理各范畴之间的关系,确定核心范畴和次要范畴,在资料的不断分析比较中逐渐得到完善,形成一个有意义的、相互连接的、稳定的理论模型[8,12]

编码可以对访谈资料进行分类和归纳,撰写备忘录则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分析并进行反思性整合[13]。Strauss和Corbin[14]将备忘录分为访谈备忘录(记录有关访谈对象、过程和内容的思考)、编码备忘录(记录有关编码过程和相关概念的思考)和理论备忘录(记录有关概念、范畴及其相互关系的思考)三种基本形式。备忘录记录了研究者分析的过程,通过撰写备忘录,研究者可以把握研究过程中不断出现的假设、观点、预感和选择,并从反复不断的思考逐步过渡到一个清晰解释和建构理论的过程,并最终形成更全面、更有系统的论文[13,15]

现在也有许多软件可用于访谈资料分析,如Alceste、ATLAS.ti、MAXQDA、Nvivo等。这些软件可以帮助研究者管理资料、编码、标注文本、创建备忘录,并将理论构建的过程图形化,大大提高了访谈资料分析的效率。但是任何一个软件都无法代替研究者富有想象力的创造性思维,而且它们与中文资料的兼容性还有待提高。

四、撰写报告阶段

研究结果的报告包括阐述研究目的、回顾访谈计划、描述访谈过程及总结受访者的想法,最后提出核心理论。

访谈法在全科科研中的应用

访谈法能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医生和患者的态度、观点和期望,也能探索与医疗行为、医患关系有关的重要信息,通过对这些资料的分析,在探索医疗服务中存在的障碍、掌握社区居民健康需求的深层次原因、了解患者的治疗期望等方面均可提出有益的建议。因此,在医学相关领域访谈法的应用越来越受到重视。全科医学面向基层提供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面对面的访谈更加注重患者的个体化感受,也与全科医学以人为本的医疗特点相一致[16]。访谈法与全科科研的有机结合也正逐步推进。

例如,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社区卫生科学与医学系的研究人员使用半结构化访谈研究了临床证据在患者选择癌症替代治疗中扮演的角色[17];Heritage和Jones[18]使用焦点组访谈和深入访谈相结合的方法对英国青少年在基层医疗中接受机会性衣原体筛查的态度及原因进行了研究;Clerkin等[19]运用焦点组访谈探讨了患者对于全科医生使用他们的医疗记录进行卫生研究的态度;法国学者Aubin-Auger等[20]采用焦点组访谈和半结构化访谈的方法对全科医生和患者开展大肠癌筛查的主要障碍进行了定性研究,此文还在我国全科医学领域权威期刊进行了转载[21]。国内张逸等[22]以社区居委会干部为对象,使用焦点组访谈的方法对社区疾病预防控制工作的服务质量进行了研究;刘宇婧等[23]使用焦点组访谈和深入访谈对北京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开展的公共卫生服务内容及考核情况进行了研究。

总体来说,虽然我国全科科研领域使用访谈法进行的定性研究越来越多,但多数研究在介绍研究方法时含糊不清,不能详细说明受访者的抽样原则、访谈资料的分析方法和理论模型的建构过程,结论的推导显得过于随意。因此,在全科科研领域普及定性研究,尤其是访谈法的具体实施方法乃当务之急。只有全科医学领域的研究者真正掌握了访谈法的研究步骤和理论精髓,才有可能正确地加以利用,得出令人信服的研究成果。

参考文献
[1]
PopeC, MaysN. Reaching the parts other methods cannot reach: an introduction to qualitative methods in health and health services research[J].BMJ1995311:4245.
[2]
MeyerJ. Qualitative research in health care. Using qualitative methods in health related action research[J].BMJ2000320:178181.
[3]
田国栋冯学山访谈[J].上海预防医学200315:537538.
[4]
DenzinNK, LincolnYS.主编定性研究:经验资料收集与分析的方法[M]. 风笑天.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07685.
[5]
李哲冯学山专题小组讨论[J].上海预防医学200315:538539.
[6]
孙晓娥深度访谈研究方法的实证论析[J].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32(3):101106.
[7]
王锡苓质性研究如何建构理论:扎根理论及其对传播研究的启示[J].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32(3):7680.
[8]
孙晓娥扎根理论在深度访谈研究中的实例探析[J].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31(6):8792.
[9]
张梦中马克·霍哲定性研究方法总论[J].中国行政管理2001,(11):3942.
[10]
李志刚扎根理论方法在科学研究中的运用分析[J].东方论坛2007,(4):9094.
[11]
费小冬扎根理论研究方法论:要素、研究程序和评判标准[J].公共行政评论2008,(3):2343.
[12]
曾词正章小雷张月扎根理论及其在心理学中的应用[J].中国医学创新201310(6):105107.
[13]
孟娟心理学扎根理论研究方法[J].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29:170–174,176.
[14]
StraussA, CorbinJM. Basics of qualitative research: grounded theory procedures and techniques[M]. CaliforniaSage Publications1990197.
[15]
范明林吴军质性研究[M].上海格致出版社200996.
[16]
蒋玉婷沈瑶祝墡珠定性研究及其在全科医学科研中的应用[J].中华全科医师杂志201413:1821.
[17]
VerhoefMJ, MulkinsA, CarlsonLE, et al. Assessing the role of evidence in patients' evaluation of complementary therapies: a quality study. Integr Cancer Ther20076:345353.
[18]
HeritageJ, JonesM. A study of young peoples' attitudes to opportunistic Chlamydia testing in UK general practice[J]. Reprod Health20085:11.
[19]
ClerkinP, BuckleyBS, MurphyAW, et al. Patients' views about the use of their personal information from general practice medical records in health research: a qualitative study in Ireland[J]. Fam Pract201330:105112.
[20]
Aubin-AugerI, MercierA, LebeauJP, et al. Obstacles to colorectal screening in general practice: a qualitative study of GPs and patients[J]. Fam Pract201128:670676.
[21]
吴东在全科医疗中筛查大肠肿瘤的障碍:关于全科医师和患者的定性研究[J].中华全科医师杂志201312:175.
[22]
张逸张苹孙兰闵行区居民社区卫生疾病预防控制工作服务质量定性访谈调查[J].中国初级卫生保健200923(2):27.
[23]
刘宇婧赵亚利杨珺北京市社区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及考核现况的定性访谈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1013:709–711,728.
 
 
关键词
主题词
全科医学
访谈法